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亂搞王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,
亂搞王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,



「请问约翰你对这部作品的期许是什么?」
「嗯……」
「唉唷,说嘛!大不了晚上我去你家替你马两节,让你舒服舒服。」一头金发的美丽女记者为了全淫民的幸福不惜牺牲自己肉体。
她娇艳欲滴的嫩嘴,对着混世大魔王约翰,吐着挑逗的热气。
「小姐,请自重,女人要洁身自爱才有人要。」约翰推一推鼻樑上的眼镜,冷冷看着腻在他身旁的丰满女体。
「还有要记得卫生习惯也要良好,昨天有吃臭豆腐,就别没刷牙向人吐气,很臭呢。」
性感艳丽的女记者涨红了小脸,生气道:「哼,那劳烦约翰先生,把你的手抽出来好吗?我可是很冰清玉洁的。」
「嘻嘻,都湿了!我还要抽出来吗?」
约翰抽出好奇的五根手指头,上面布满黏稠的淫汁。
美艳成熟的女记者,耍小孩子脾气道:「你还不说,我就不原谅你。」
「呵呵!好好,小心肝,我说,我说不要生气嘛,我放回去先。」
熟女第一人的女记者装小女孩般,害羞的点点头。
约翰五根洁白如玉的手指又重回温暖的湿地。
「咳咳……这该如何说起,嗯,其实,我要让主角立志乱搞成王。」
「这什么意思呢?」
「市面上不是有一堆成王的吗?」
「嗯,能不能举例说明啊!」
「通灵王啊,棋灵王呀,游戏王,海贼王等等,还有最出名的我意王等等。在在说明市场主流一定要立定个明确目标。所以这部作品要立志方向就是要乱搞成王。」
「喔,那还不是跟风,没创意。唉唷……疼啦……不不应该是说朝向伟大的前人正确的路前进。」
约翰满意的点点头,减缓插在娇嫩湿滑花穴上的手指劲道。
美丽大方的熟女记者满脸羞红的对摄影机说:「那……谢谢……约翰先生给本台所做的独家报导。」
「记得喔,晚上要来马几节!」
「啊……!还要啊!」
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
正片开始:
天气不错,柔嫩的阳光洒在皮肤,令人有舒服的感觉。不过小妹一直不喜欢晒太阳,她认为是荼毒她的漂亮肌肤,哈哈,为此我还特地取笑她那白得非常不健康的肤色,与病人没两样。
我们全家人都挺热爱户外,除了我小妹这怪胎,我多半都是如此取笑她的,最近她越来越古怪,我越来越不能理解她,真不知小鬼就是那么麻烦。
虽然我也十五岁,但我确认为我很成熟,前阵子大姐都说我下面长毛了,已经是男人。
虽然小妹下面也长毛,但我认为她一点也没长大。
想到这我就生气,昨天老妈叫大姐帮小妹买些东西,而大姐临时有事托我去购买,小妹竟然大吼大叫说啥不好意思等等,真是神经病,买个东西也闹情绪。
週末爸妈安排全家人去马雅休闲村度假,哪知我足球社刚巧集训,无缘跟家人一同游玩,顿觉可惜。不过想到全家人都不在,家里没人管,正好约几个朋友一起聚会,好好疯狂才行。
不过这个好主意,却被我小妹突然回家而打消了,小妹不知为什么眼睛红红的,才想问她发生啥事?她一声不吭躲在回房。
过了一下午,小妹都不出门,一直待在房间,真不知在干嘛,本来约好杰西来家里玩的,看来要取消,不过在家里打电动真的很无趣,看来必须把小妹打发出去才行,要不然这几天一点搞头都没有。
「小妹,要不要去吃晚餐。」
我喊了几声,小妹房内一点回应都没有,心里顿时急了,这小鬼该不会不想出去吧。
绕过大姐的房里,幸好,门没有完全关起来,我好像小偷似的,自己都觉得动作好笑,藉由门缝往小妹房间看去。
小妹只穿水蓝色小背心及黄色热裤卧在床上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。
不知今天怎么了,我发觉我的眼睛竟然一直盯着小妹的臀部。
「想不到小妹的屁屁还挺性感。」
嗤,我在说啥?那个小鬼头的屁股性感?对于我自己脱口说出这句话,我都觉得感到好笑。但扪心自问,其实小妹长得是不错啦,学校里也有一堆没长眼的小鬼猛追求她。哈哈,但是身体却没有半点女人味。真不知那些人的眼光是沾到狗屎,连没有胸部的也要。
「喂,吉儿。」我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,手覆盖在吉儿的双臀上,大力的摇醒她。
嗯,还蛮嫩的嘛。
「干嘛啊!」
吉儿似乎被摇醒很不高兴,大声尖叫,瞪着我,面带怒容。但我并没有被吓到,只因为吉儿双眼红通通,肿得跟包子一样大,我这才吓一跳。
「你还好吧?」我有点不知所措,吉儿红肿的双眼,令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「我不要你管啦!」吉儿一甩脸又趴在床上,理都不理我。
吉儿……
我不知道该如何做?
但是,竟然不要我管她,那就不理她算了。
《臭婊子,好好教训她!》
《快点,雷恩,好好教训这臭婊子。》
你……你是谁?
我原以为我听错,但确实从耳朵旁听到了声音。
《……》
《我是您的僕人。》
我的……僕人?
《是的……您的僕人。》
僕人……听这这两字,不知为何突然心里觉得挺怪的。
《僕人会帮助您,使您得到无比快乐。》
快乐?
但老实讲,我不喜欢这个声音,他带给我不安的感受。
你说是我的僕人,但为什么你让我不安心呢?
《相信僕人,您就不会不安,反而更快乐。》
快乐吗?
《对,快乐。是的,就是快乐,您现在只觉得很快乐。》
快乐……
《因为快乐,您现在感觉到脑筋一片轻鬆,没有什么能够烦恼您。》
没有烦恼……
《雷恩先生,深深的呼吸,您会觉得僕人与您在一起时是很快乐。》
雷恩与僕人在一起很快乐……
《是的,雷恩先生,您现在全身上下充满无穷的力量,没有任何事可难得倒您。因为您是个完美的人,拥有可比拟神的力量。》
神啊……
《对,您是神,您是拥有无上力量的神。而我是您最忠诚的僕人。》
我……我是神,所以拥有无上力量,而你是我最忠诚的僕人,对吧?
《是的,我最尊贵的主人……》
……
《……?》
《我尊贵的主人,有任何疑惑吗?》
喂喂,你会不会找错人啦,我可没有带啥护身符喔。
《咦?你不是最新一季恶魔大乱搞的男主角吗?》
无语。
《哈哈……SORRY,原来我跑错地方。我就在想你长得这副德行,也不像我伟大主人威汉姆·王格尔啊……》
啊勒你老师的,恶魔,滚出我的脑袋,小心我拿十字架捅死你。
《哎唷,干嘛生那么大气。或许改天我们有一起合作的机会,创造一个雷恩王国,操死全世界的母狗啊。》
「圣母,圣子,圣灵请给我光明圣洁的力量,使附在我身上的一切邪恶消失吧。」我低喃着母亲教过我的驱魔圣语。
《啊,你……你太狠了,竟然使我万世不得超生。汝以恶魔之名起誓,雷恩家永世沉沦欲情,永不翻生。》
妈的,死恶魔,临死前还讲一些触霉头的话,去死吧!
《啊……!》
当我回神之际,却惊讶的发现,吉儿正蹲在我的裤裆下,一双巧手很顺手的玩弄我的阴茎。
喂喂……这在搞什么?
「吉儿,你……你在干嘛。」
吉儿抬起那张清纯的脸蛋,微笑的对我说:「在玩哥哥的鸡鸡啊。」说完之后,吉儿彷彿理所当然用她鲜红的小舌,舔舐着我的阴茎。
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前一刻钟,吉儿还趴在床上对我发脾气,现在竟然在吸我阳具,这……
打死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,我难不成在作梦?但……阳具在口腔滑腻的真实触感,实在不像作春梦……喔……真他奶奶的爽啊!
但……不对啊,我发觉这已经超出我的认知,吉儿不可能真的吸我那根臭屌的,忍着极大的冲动,制止吉儿探索我屁眼的小指头。
我必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「吉儿,不要跟我开玩笑!你是脑子烧坏是吧!你竟然对我……」我是很难得用上严肃的口气对我小妹讲话。但见着自己那根大屌沾满小妹的唾液,闪闪发亮,以及小妹无辜的神情,从小嘴吐出来的热气打在鸟上,真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「哥哥,你是发神经唷,现在是晚餐时间,我不吸你的阴茎,吸谁的去啊,真是的。」
在小妹义正言辞中,彷彿我说的话是一种笑话。同时,小妹那惨白的小手又重新在撸我的那根大屌,小巧的嘴巴展现一种艺术般含住紫黑如鸭蛋的龟头,再吞吐整根阴茎。
「啊……小妹……这……真爽啊……」
顿时之中,我彷彿沉浸在如梦似幻的境界,下体有强烈的快感,一波波的刺激,胯下的阳具也在呼应我一般,在小妹的嘴里鼓涨起来,我只见小妹的大眼睛朝我眨了几下,在她手中的阳具更加快了速度。
「啊……小妹,我……我要射了!」小妹鼓励我一般,点点头,嘴巴吸吮的更加大力,两颊都凹陷起来。
爆射的精浆怒潮汹涌地往小妹的口腔中发射,可谓是一滴也不漏。
我的大屌浸泡在滑嫩小嘴,享受着全自动舔洗的服务。小妹仔仔细细的舔个乾净。最后还拿张面纸,轻轻擦拭着阴茎。
「好了,哥哥的小弟弟乾净了。」小妹整理完我的小鸡鸡,还替我放回内裤中,并且关上拉链,一切动作迅速流畅,一副老手模样。
高潮过后,我张大嘴茫然看着小妹,刚刚的动作一切尽在眼里,我也想不到我一开口竟然是这句。
「就这样?没了?」我才一讲出口,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。
「对呀。那哥哥你还要什么。难不成你……你要……」小妹突然脸红的低下头,一副害羞可人的模样。跟着小妹满脸通红的站起来说:「哥哥,好色喔。」
接着我就被推出门外。这一切发生得太快,我还来不及回应。我刚想要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时。
突然,小妹门房又打开,吉儿满脸微笑开口道:「谢谢今天哥哥的晚餐,今天的味道可是一级棒的喔。」我听到这句话,可真愣住了。小妹又对我甜甜一笑之后,白色房门又重新映在我眼前。
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」前后不到几小时时间,我竟然讲了不下百句这句话,这实在是太离奇。我捏了一下我的大腿,嗯,是疼的,没错。我并不是在作梦。那这该如何解释呢?
我制止想打电话给杰西,问他这件事看法的冲动。毕竟刚刚发生的事可能只是小妹跟我开的小小玩笑,告诉了杰西,可就糗大了。
管他娘的,既然小妹发神经。我理她那么多干嘛!
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这里是哪里?
我现在身处的四週一片黑暗,渐渐地从远处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。
我朝着声音的方向慢慢前进,这里的空间似乎很大,双手向外划个圈,并无碰触任何东西,我克制自己要大喊的冲动,在陌生的地方随便发出个声音,都有可能招致意外。
「呜呜……」
我睁大着双眼,发觉是小男孩,而他正蹲在地上背对着我哭泣。
「小弟弟,干嘛哭!」
直到现在我才发觉到有一名站在小男孩身旁的男子。
我很想开口,却也知道现在不是个好时机。
「呜呜……呜呜……」小男孩摇摇头。
「唉……你这不是在折磨自己吗?」
「呜呜……」
「对不起,打个岔,请问这里是哪?」我话才一说完,那小男孩似乎听到什么恐怖的事。一转身朝我冲过来,我也没瞧清他的脸,胸口就被这小男孩一阵狂打,我不知为什么只觉得我的心好痛,好痛。耳里彷彿听到他喊:「都是你,都是你……」
「铃铃……喔嗨唷!喔嗨唷!喔嗨唷!喔嗨唷!」
「喀啦!」一声,製造噪音的兇手,被我迅速就地正法。
我大大的打起了哈欠!脑筋则一时还不是很清楚,嗯……那是什么怪梦?奇怪?我右手贴住心脏,应该不是这里疼吧。我尝试想回忆起小男孩的模样,但总是拼凑不起来,只单单记得那句:都是你。
可恶,死小鬼,打我。下次再梦到你,非把你打回去不可。
对喔!今天是爸妈回来的日子,看来不能在外面混很晚了。
那小妹她……她还会不会再跟我要晚餐呢?
我不由得想起全家人不在的三天里,小妹每晚都来到我房里吸吮我的阳具。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虽然白天里小妹还是跟我耍脾气依旧是那个讨人厌的小妹,晚上却是自动报到我房间。
想着想着,我胯下的大肉棒,不由自主翘个半高。
虽然我对于小妹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,但是,哈哈,她爽,我也爽就好了。所以我也没再问她蠢问题,为啥这样做。
但接下来在我面前的事,才是最不可思议。我简直是傻眼了。
客厅里,一个雪白的大屁股在我眼前左右晃动,虽然有穿白色丁字裤,对于家中的女性穿着清凉的泳装是很平常的事,就算是我妈妈也很正常。
但……不正常的事,眼前那位女性正在吸吮大鸡巴。而那根丑陋的大肉屌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老爹。而我老爹则是一副很享受的表情,嘴里大声呻吟着:「喔……耶……喔耶是……对……就是那里……碰到马眼……喔亲爱的……对…老婆你真会吸耶。」
「啊!老爸,老妈!」我惊讶的是那浑圆白色的大屁股原来是我老妈,而且正在我面前吸着老爸的卵蛋。
「嗨!儿子早啊!」老爸转头对我打了声招呼,回头又继续搓揉着老妈的肥乳。
妈妈则是抬起头来,吐出含在口里的肉屌,舌头点一下马眼。一边顺手整理下略微凌乱的长髮,然后用肥乳夹住老爹的大鸡巴来回磨蹭,微笑开口对我说:「儿子,桌上有早点,刚刚才买的,趁热吃喔。」老妈讲完之后俯过身子与老爸唇舌交战。
我O的张大嘴型,则是一直没有闭过。就连背后有具丰满肉体顶着我都不晓得,直到一双小麦色的双手出现在我眼前晃啊晃。动作极微优雅,一切彷彿是慢动作,鬆开我短裤的扣子,接着双手如魔术隔着内裤抚摸着我直飞沖天大肉棒。
虽然我内心火热,但只觉得胯下的鸡巴好冷啊。那双手的主人不知是否刚从阿拉斯加回来,双手简直是冰棒。
不过也多亏她,顿时我也清醒很多。
「你是谁?」
「小傻瓜,当然是你姐啊。」说完似乎要证明一般,双手顿时加快套弄鸡巴速度。接着,我右耳一阵搔痒,似乎有柔软滑腻的物体在舔动。
「大姐!」听到声音,我自然知道是谁。
也不容我满腔的疑问想要发问?大姐双手套弄的速度更快,她丰嫩的胸脯一直左右磨蹭刺激着我,大姐滑不溜丢的香唇亲吻着我颈部,彷彿要把我啃进去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亲爱的……不行了……我我……要射了喔!」
我听到一声巨吼。老爸的巨喊之下,也使我在温柔乡清醒不少。端看老爹的粗硬的大肉屌喷出的浓浆,就可知道老爸多舒爽了。母亲的红通通的小脸以及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肤沾满老爹的子子孙孙。
看来我的无缘的弟弟妹妹又流失不少啊。
就在我还正惊讶我的小脑袋想这些有的没有时候,大姐俏丽的小脸抬头看着我,并且张开香唇正在一步一脚印吞没我的阳具。
顿时,我的肉屌似乎顶到口腔深处。而早在大姐高超手技之下。肉屌的精浆早已蓄势待发,只是缺个引火点罢了!现在爆点燃起,就算是妹组大吾来了想灭也来不及。
轰……十万大军,气势磅礡,不可小觑。
领头的精子将领,对着众弟兄打气道:「兄弟啊,冲啊!冲去子宫,抢的头筹者,赏一个小娃娃。」
「可……可是将军,前面好像不是子宫。」
「啊!……此事当真?」
「将……军……是……是胃啊!」
「啊……!」领头的精子看着身旁的兄弟一一被肠道吸收。颇有英雄末路之歎。精子将领脸色惨白道:「唉……既然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甘心受死。只是可怜我的十万兄弟啊,希望来世大家有缘再作伙。只是这样死法太没面子,其余兄弟,要活的跟我再冲出去啊!」
回到现实面中。
「咕噜,咕噜。」大姐如饮清泉般享受,把我的鸡巴当成吸管似的,吸个不停。突然,大姐似乎喝太快,咳了几下,一些白色飞沫朝空中散播。
此时的众家精军只剩精子将领正随风飘落在地上,正在庆幸自己大难不死,却发觉自己身躯渐渐僵硬,临死前最后一句话:「我干了。」
再次回到现实面中。
「喔……小弟,你鸡巴撞到我喉咙啦。」大姐娇嗔瞪了我一眼。
「哈哈……」我乾笑几句,对不起。老实讲现在这情况我已经是状况外了。姐弟关係变得这样亲密。我是刚暗爽呢?还是该生气?我想如果是男人的话应该是前者吧。
通常激情过后,普通的一家人通常会对不正常的男女关係提起解释。至少在三天前我的印象中,我家应该还是普通人的话。
而现在我的父亲只是把裤子穿好,母亲把胸前的比基尼的泳衣给穿上外,一切似乎都很正常。
而大姐则是把双手沾满稠液舔乾净后,也是将我裤子扣好。跟这几天小妹作的事差不多外,只是把感谢你的晚餐改成早餐外,动作一模一样。还让我一度以为是複製版呢!
哈哈……你吃饱了,我倒还没吃呢!
将桌上早点一扫而空之后,以补足我流失的养分。今天更多的时候是坐在沙发上发呆。看着老爹一如往常坐在电视机前玩遥控器。
妈妈与大姐则是在游泳池畔晒太阳。有时大姐一时兴起在水中游了几趟后,多半进到屋内休息,见我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湿淋淋的泳衣那曼妙曲线,总是骂我:「小色鬼。」但更是依偎在我身旁将柔嫩的肌肤与我全方位接触。
老爹则是半开玩笑的语气对我说:「长大了喔!」
夜色渐渐低沉,夏季的一阵凉风也迎面吹来。
我闭上眼,享受这袭人的微风。此情此景,我有种似曾相识之感。
「哥哥……」
我张开双眼,吉儿穿着蓝色连身泳衣怯生生站在我面前。
「哈哈……吉儿你怎么回事?」平时与我争锋相对的的吉儿,如今这副害羞使我觉得好笑,但别有一番风味,此时我才发觉吉儿那可爱模样。
「唉唷!我不好意思说!」
我瞧吉儿双手遮住通红的小脸蛋,不解看着吉儿身后的爸爸妈妈。
老爹哈哈大笑说:「儿子,今天是你小妹生日呀。你忘了?」
小妹生日,关我鸟事。这很重要吗?
「喔,是这样啊,小妹祝你生日快乐。」
「嗯……谢谢……哥哥……」
真不知吉儿害羞什么劲,这么小声,鬼才听得到。
一直漠不吭声的大姐小手敲着我的肩膀笑说:「那你还不快给吉儿生日礼物。」
「咦?我……我……」我总不能说都没有準备,不过现在叫我到哪里生出礼物给她。
「老公,儿子可能礼物还没準备好。我先帮帮他。」
「对喔,老婆你先帮儿子热身先。」
哈,还是老妈上道,不愧我打了那么多PASS!我感激的眼神朝母亲瞧去。不过我心里犯疑,买个礼物,老爸为什么要热身。
老妈胸前三十六D的肥乳,走起路来,想不注意都不太行。胸前那两块布,只是遮个好笑罢了。丰挺的乳房,一晃一晃朝我走过来。母亲瞧着我色迷迷的模样,似乎也很得意。没有女人是不在乎自己的身材。我不由得想起早上妈妈套弄老爹鸡巴的淫蕩样。
我底下的肉屌,彷彿感受到我的想法,硬气功渐渐冉起,金刚护体神功一圈又一圈叠在鸡巴上面。
我也不知妈妈有何用意,就站在我身前细瞧着我。
「妈……」我被老妈瞧得害羞起来。
「嘻嘻……害什么臊?不过我的儿子可真俊啊!」
母亲似乎爱不释手的抚摸我的脸颊。对于此种状况,我现在只觉得很尴尬,因为我觉得我的脸好热啊!
母亲也不知是否起了头而停不了手,胸脯紧紧贴住我胸膛,手如淘气的小朋友抚摸我全身上下。
但最尴尬的是,我胯下那根翘起半天高的粗尾大肉屌正顶着我妈小腹。
我妈她不可能不知道是什么?但我发觉她更故意在我摩擦我的恶龙。
母亲香唇亲了我一口,眼睛对我眨了一下。
妈妈香喷喷舒服的肉体顿时离开我,我觉得若有所失。
「儿子,妈妈帮你热好了喔,要好好对妹妹唷。」
这时候,如果我还听不懂,我去跳河算了。
只不过,这跟我大多数抱怨的话是一样的,这是怎么回事?
但我理智的想法,永远跟不上生理的脚步。难怪大家都称呼人为万物之灵,毕竟也不过是个动物罢了。
当我拥抱着吉儿娇小的身体时,我发觉胯下的恶龙至少安静许多。但我动物的本能却正觉醒中,我贪婪摸索着吉儿的娇躯。
可恶,该死的泳衣!
当我把吉儿肩带旁的泳衣强烈褪下来时,吉儿惨白的娇躯硬是被我划下一道的鲜红痕迹。我的心底感到不安,对于我妹妹我不应该如此粗暴,但我野兽的本能使我吸舔着吉儿肩膀上红肿之处。
我疯狂的亲吻吉儿未发育完全的小乳房,小如红豆般的奶头被我咬的出血,听到吉儿喊疼的声音,此时我的心里半点愧疚也没有。
我不知道我怎么了?吉儿娇弱的身子,似乎不堪一折,但我更想要霸佔她,听着她喊疼的温柔的声音,莫不使我更想要拥有她。
我浑然忘记四周围爸爸妈妈及姐姐的观看。我只知道现在就是要尽情佔有小妹。
吉儿湿漉漉的阴户,我隔着泳衣都能感受到,我故意将吉儿胯下的三角地带的泳衣拉扯成一直线,藉着这条来回玩弄小妹的小屄,还硬拔耻骨上几根细毛。「疼啊,哥哥……好疼啊!」吉儿那细细的喘声,更使我用力的将手指插进红通通的嫩穴。小妹那未经人道的小屄,被我手指刮伤不少,渐渐有些血丝沾到我手指。
血啊……红色的血啊……
我茫然看着手指上的鲜血,抬起头来,老爹,老妈以及姐姐都不见了。
我看着窗户的天空,一片黑漆漆,渐渐太阳逐渐升起,早晨的阳光锐利的刺痛我的眼睛。
我惨幌滤郏⒕跛闹芪У氖奔渌坪蹙仓拱悖磺嗅輳凡徽媸担矍懊垦挛锶缌魉ǘ悖』巫拧

联系广告